1. <ol id="ja150"></ol>

      <optgroup id="ja150"><li id="ja150"><del id="ja150"></del></li></optgroup>

    1. <strong id="ja150"></strong>
    2.  首頁 >> 社科關注
      思辨的歷史哲學及其對于歷史學的價值
      2019年08月06日 08:5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評價》2017年第3期 作者:董立河 字號
      關鍵詞:歷史;歷史哲學;思辨的歷史哲學

      內容摘要:

      關鍵詞:歷史;歷史哲學;思辨的歷史哲學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觀察歷史整體進程,探求其中的模式或規律,并據此闡釋人類歷史經驗,這種理論探究通常被稱為“思辨的歷史哲學”。關于這類宏大敘事對于歷史學的作用或價值,哲學家和歷史學家有不同的態度和看法。實際上,出于追求歷史意義的天性,歷史學家必然會訴諸思辨的歷史哲學。思辨的歷史哲學既能夠以其所提供的闡釋模式而使歷史具有可理解性,又能夠以其所勾畫的美好未來而使歷史具有合道德性,從而能夠使訴諸它的歷史學具有合理性。思辨的歷史哲學盡管具有不同程度的思辨性和先驗性,但它與歷史經驗之間并非截然對立,而且能夠起到一種方法論意義上的“啟發或激勵”的作用。 

        關鍵詞:歷史;歷史哲學;思辨的歷史哲學;闡釋

        作者簡介:董立河,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院史學所教授。

        觀察歷史整體進程,探求其中的模式或規律,并據此闡釋①人類歷史經驗,這種理論探究通常被稱為“思辨的歷史哲學”。西方思想史上不斷出現這類追尋歷史整體意義的歷史闡釋理論。這些宏大敘事是如何產生的?它們具體探討哪些問題?這些問題對歷史學有何意義或價值?哲學家和歷史學家對此持有不同的甚至相反的態度和看法。本文便是基于相關歷史哲學經典文本,對這些問題所作的初步探討。拋磚引玉,求教于方家。

        一、“歷史哲學”與“思辨的歷史哲學”

        所謂“歷史哲學”(philosophy of history),簡單地說,就是“關于歷史的哲學”(philosophy about history)。但無論是作為一個概念,還是作為一門學科,“歷史哲學”從來都是枝蔓叢生和復雜多維的。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歷史”和“哲學”這兩個詞的曖昧不清造成的。在不同的語言文化中,“歷史”既指發生在人類身上的各種事件,也指有關這些事件的敘述或知識。而從觀念史的角度看,單就“歷史哲學”中的“哲學”一詞來說,其內涵也經歷了一個歷史的嬗變過程。在《歷史的觀念》導論中,柯林武德(R.G.Collingwood)曾經對幾種歷史哲學中的“哲學”概念給出了不同的界定。其中,對黑格爾(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來說,“歷史哲學”指的是“普遍歷史或世界史”,而其中的“哲學”也就意味著“將世界作為一種整體來加以思考”。在19世紀的實證主義者看來,“歷史哲學”乃是“發現那支配著各種事件(這些事件由歷史學負責敘述)進程的一般規律”,而“哲學”在這里也就相當于“發現統一規律”。②

        柯林武德自己則賦予“哲學”另一種不同的含義,那就是“反思”(reflection)。作為反思性的“哲學”,它既不是單單思考一個對象,也不是僅僅思考一種沒有思想對象的思想,而是思考“有關”對象的思想,也就是思想與其對象或者主體與客體的關系。嚴格說來,“相關于對象的思想不是單純的思想而是知識”,是主體對客體的認識。歷史學家的任務是思考、認識和敘述過去本身,屬于第一級的思想;而歷史哲學家的職責則是思考歷史學家是如何思考、認識和敘述過往事件的,因而是第二級的思想。③

        可見,柯林武德的“歷史哲學”關注的是歷史知識何以可能的問題,是一種歷史知識論。他有時也把這種歷史哲學稱為“歷史思想的哲學科學”,研究的是“主觀性歷史”(history a parte subjecti),亦即“運行于歷史學家頭腦中并體現在其歷史書寫中的思維”。當然,歷史認識論也同時指向一套以它為根據的歷史學方法。因此,歷史哲學也是一種歷史學方法論,是一種“有關歷史學方法的邏輯”。④這里的核心問題是:“歷史學的根本性質、意義、目的和價值問題,亦即,歷史學是什么?”⑤它涉及歷史知識作為一門學科的真確性和有效性、歷史知識在知識版圖中的地位,以及歷史學與其他學科的關系問題。歷史學的根本性質是解決其他方法論問題的前提和條件。后來,沃爾什(W.H.Walsh)將這種反思性的歷史認識論稱為“批判的或分析的歷史哲學”。⑥

        總之,由于時代和語境的變遷,加之“哲學”一詞的歧義多變,“歷史哲學”往往具有多重面向或內涵。但依據“歷史”這個詞的兩種基本含義,“歷史哲學”通常指向兩個不同的方向:一是對于歷史事件進程的概觀,二是對于歷史思維過程的反思。

        本文關注的是第一種類型的歷史哲學。對于這類歷史哲學,我們還可作進一步的分析和歸類。在《經驗及其模式》(1933)中,奧克肖特(Michael Oakeshott)曾將當時人們對歷史哲學的理解區分為三種歷史觀念。第一種觀念“力圖發現和確立支配著整個歷史進程的某些普遍規律”,第二種觀念“是對人類生活進程的一種一般看法”,第三種觀念旨在“發現和闡明歷史的計劃或謀劃(plot)”。對于第二種觀念,它其實是一種人生哲學,是一種泛化的歷史哲學,我們暫不予考慮。關于第三種觀念,奧克肖特認為可以在兩種不同的意義上加以理解:“歷史哲學或者是指歷史的基本構架或一般計劃,歷史細節從中被省略掉了;或者是指歷史被看作是一個包羅萬象的整體,每個歷史細節在其中都有自己的位置。歷史哲學既可以指基于某種假定的普遍意義觀(notion of general significance)而對歷史進行的一種選擇性的簡化;也可以指那種所謂的‘普遍歷史’(universal history)”。⑦

        一般說來,圣奧古斯丁(St.Augustine)、維柯(Giambattista Vico)、康德(Immanuel Kant)、赫德爾(Johann Gottfried Herder)、黑格爾、斯賓格勒(Oswald Spengler)和湯因比(Arnold Joseph Toynbee)等人的歷史哲學主要是一種“普遍意義觀”,旨在發現“歷史的計劃或謀劃”或“歷史的基本架構”,他們所關注的是歷史的目的、價值和模式(pattern)(通常是循環模式和線性模式),也就是整個歷史進程的“意義”(meaning)問題。這種歷史哲學通常忽視歷史細節,因而往往最容易招致一般歷史學家的詬病。另外,作為圣奧古斯丁神學歷史觀的世俗版,18世紀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杜爾哥(Turgot)、孔多塞(Condorcet)等人的可臻完善論或進步論,也可以劃歸為“普遍意義觀”。這些啟蒙思想家也“試圖在歷史變化的過程中追尋某種模式;大致說來,他們也深信歷史是朝向某個地方前進的。”⑧

        奧克肖特所說的“普遍歷史”,與前面柯林武德所說的“普遍歷史或世界史”類似,也相當于康德在其《世界公民觀點之下的普遍歷史觀念》(1784)中所說的“普遍的世界歷史”(allgemeinen Weltgeschichte)。這種歷史哲學有時也被稱為“普世史”或“人類史”,旨在從整體上對全人類的歷史進行哲學考察。⑨實際上,“普遍歷史”是一個比較曖昧含混的概念。它既描寫歷史事實,也追尋歷史意義。若注重在歷史事件的相互聯系和進展中把握歷史的整體意義,它就與經驗史學沒有分別。奧克肖特所說的“普遍歷史”就可以從這個角度來理解。⑩相反,若僅僅關注歷史事實的大綱構架或歷史細節的抽象故事,它就可以被歸為“普遍意義觀”。與柯林武德把黑格爾的歷史哲學視為“普遍歷史”不同,奧克肖特將之歸為“普遍意義觀”,其原因很可能在于:在他看來,黑格爾訴諸歷史細節僅僅是為了闡釋“歷史計劃或謀劃”。(11)

        奧克肖特把“力圖發現和確立支配著整個歷史進程的某些普遍規律”的歷史哲學稱為“歷史的科學”(science of history)。它顯然和柯林武德所說的實證主義歷史哲學相一致,主要體現在孔德(Auguste Comte)、巴克爾(Henry Thomas Buckle)和泰納(Hippolyte Taine)等人的社會歷史理論中。他們都試圖通過發現歷史規律而使歷史學成為自然科學意義上的科學。

        綜合奧克肖特和柯林武德的看法,我將聚焦于三種歷史哲學:“普遍意義觀”、“歷史的科學”和“普遍歷史”。實際上,從“意義”(meaning)這個詞比較寬泛的意義上說,這三種歷史哲學都可稱為“歷史意義觀”。需要強調的是,任何這類有關意義問題的學說都不可避免地具有某種價值訴求,都帶有某種道德的、政治的或宗教的先見。而且,不難看出,歷史哲學家們大都認為歷史具有“積極價值”(positive value),(12)也就是說,歷史進程是在朝著人類滿意的方向前進。(13)另外,所有這些歷史闡釋理論,都具有不同程度的思辨性和先驗性,因而被沃爾什稱為“思辨的歷史哲學”。對于這一思辨的和先驗的特征,有必要稍作說明。

        根據沃爾什的說法,圣奧古斯丁、維柯、康德、赫德爾和黑格爾的歷史哲學(奧克肖特所說的“普遍意義觀”)是“一種形而上學的思辨”。在對歷史進程的思考上,這些哲學家表現出“思辨形而上學家的通常品質:大膽的想象,豐富的假設,熱心于統一性而不惜損害被歸為‘純粹’經驗的事實”。他們的目的是要“獲得對作為一個整體的歷史進程的理解,是要表明,盡管歷史呈現出了許多明顯反常的和不連貫的現象,它仍可被看作是形成了一個體現著某種總體計劃的整體;而一旦掌握了這個計劃,我們既可以闡明事件的詳細過程,也能夠把歷史進程看作是從某種特殊意義上滿足理性的”。另外,這些哲學家的歷史洞見的基礎“并不在于對歷史證據的直接研究,而在于一些純粹哲學的考量”。(14)也就是說,這些歷史哲學的“思辨”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先驗的”(a priori)。(15)

        再看實證主義歷史哲學(“歷史的科學”),我們以孔德和泰納為例。孔德是作為黑格爾的反對者出現的,其實證主義哲學在某種程度上促成了黑格爾式哲學思辨的崩塌。但是,“實證主義者和思辨的歷史哲學家也有觀點一致的地方,那就是,他們都對‘經驗的’歷史不滿,都要求賦予零散分離的事實以‘意義’。”他們都試圖使歷史事實在一個大的規劃或方案中成為可理解的。與其他思辨的歷史哲學家的不同之處在于,孔德是通過發現普遍規律來探尋歷史的意義、目的和節奏,使之奠基于可靠的科學之上。1822年,孔德自認為做出了一個偉大的發現:人類心靈在其反映現象的過程中,必然會經歷“神學的”、“形而上學的”和“實證的”這樣三個從幼稚到成熟的階段。他后來又將這個有關人類認知的“三階段定律”應用于歷史本身,認為人類歷史也要歷經相應的三個時期,經歷一個從原始到科學的進步過程。任何歷史事件都可以在這三個時期的框架中得到理解。但是,對于歷史進程本身來說,孔德的“三個階段定律”與其他思辨歷史哲學家的“計劃或方案”一樣,都不免具有某種先驗性和外在性。“各種事實被強行塞入一個剛性的框架內,這個框架并沒有因為被描述成科學的而非形而上學的就不招致非議了,而且,它顯然是為了適合孔德個人的偏見而被構建出來的。”(16)泰納把“種族”和“時代”等較具普遍性的原因從因果鏈條中隨意截取下來,將其提升為所謂“終極原因”或“永存的原因”,從而賦予它們主宰甚至創造世界的神一樣的功能。因此,克羅齊(Benedetto Croce)將泰納的這種理論稱為“歷史決定論”,并認為它具有明顯的“超驗論”性質。(17)

        需要說明的是,由于沃爾什對歷史哲學之“思辨的”和“分析的或批判的”分類,存在厚此薄彼的取向,有些學者寧愿采用其他術語來加以區分。比如,曼德爾鮑姆(Maurice Mandelbaum)把對歷史過程本身的哲學探究稱為“質料的歷史哲學”(material philosophy of history),而把對歷史知識的哲學反思稱為“形式的歷史哲學”(formal philosophy of history)。(18)也有學者把前者稱為“歷史(事實)的哲學”(philosophy of history),將后者稱為“史學的哲學”(philosophy of historiography)。(19)而單就“思辨的歷史哲學”來說,它有時被稱為“元史學”(metahistory)。(20)最后補充一點,在當今學術界,“思辨的歷史哲學”常常被稱為“歷史理論”,“分析的或批判的歷史哲學”被稱為狹義的“史學理論”,而“歷史哲學”則被稱為廣義的“史學理論”。(21)

        雖然沃爾什有關歷史哲學的劃分方法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但已得到學界的普遍認可,因此我們仍將沿用他的這種區分和命名。本文的論題是“思辨的歷史哲學”對于歷史學的價值或作用,我們先考察一下部分哲學家和歷史學家在這個問題上的不同態度。

      作者簡介

      姓名:董立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鐘義見)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大哥电影网的伦理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