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ja150"></ol>

      <optgroup id="ja150"><li id="ja150"><del id="ja150"></del></li></optgroup>

    1. <strong id="ja150"></strong>
    2.  首頁 >> 社科關注
      歷史唯物主義與反思性歷史社會學 ——關于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屬性的思考
      2019年08月06日 08:25 來源:《南京大學學報:哲學·人文科學·社會科學》2018年第2期 作者:關鋒 字號

      內容摘要:馬克思的歷史唯物主義是哲學、經濟學、社會學和歷史學相互交織所形成的跨學科性理論,這種相互交織的跨學科性,是圍繞著人類社會歷史的總體性分析而形成的。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馬克思的歷史唯物主義是哲學、經濟學、社會學和歷史學相互交織所形成的跨學科性理論,這種相互交織的跨學科性,是圍繞著人類社會歷史的總體性分析而形成的,其核心理論歸屬是社會歷史理論。近年來興起的歷史社會學,是傳統史學和主流社會學面臨危機后,各自向對方吸收借鑒進而實現二者融合的結果,歷史唯物主義是其重要的思想淵源,馬克思也因此被認為是歷史社會學的創始人之一。歷史唯物主義包含了歷史社會學的理論維度,但它在把社會學和歷史學有機融合的同時,把哲學的反思與批判性巧妙地融合進來,是具有反思性的歷史社會學,“反思性歷史社會學”是對它更為妥帖的界定,這是思考其學科歸屬和理論特質時不能忽視的內容。

        關鍵詞:歷史唯物主義;歷史社會學;反思性歷史社會學

        作者簡介:關鋒,華南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誠如柯林斯所言,馬克思是所有現代思想家中最具爭議的人物①。這不僅因為他人生經歷曲折、社會角色多重(革命家、思想家、科學家等)、政治立場和價值取向獨特,更因他著述宏闊浩瀚且涉及領域廣,思想發展復雜。米爾斯因此說,馬克思建構了一種真正包羅萬象的社會科學;他對現時代的意義首先就在于其百科全書式的淵博和企圖解釋的范圍之廣泛。②不過,馬克思最重要的理論素養和品質不在于此。正如布勞格指出的,馬克思“是一位把經濟學、社會學、政治學、歷史學甚至人類學有機結合起來的社會科學家”③;海爾布倫納等人則說得更明確:“使馬克思超出如此眾多的其他經濟學家的,是他把哲學、歷史、社會學、心理學、政治學和經濟學聯結到一起形成統一的整體的能力”④。這種跨學科研究所形成的整體視野和整合能力,正是馬克思主義洞徹事物本質的重要支撐。然而,這同時給我們帶來了一個問題:馬克思可以被視為哲學家、社會學家、經濟學家、歷史學家等,相應地馬克思主義在現代學科意義上則涉及哲學、社會學、經濟學、歷史學等學科;但是,馬克思主義最核心的理論歸屬怎么把握?在學科界劃比較清晰、學科發展相對成熟的今天,馬克思主義在何種意義上影響更大?茲事體大,值得我們認真對待,本文擬從反思性的歷史社會學角度對此進行分析。

        一、社會歷史理論: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歸屬和學科支撐

        正因馬克思思想的綜合性、跨學科性,在馬克思恩格斯去世以后,后來的馬克思主義者就其理論是哲學還是經驗科學,產生了很大爭議。普列漢諾夫1895年在其名作《論一元論歷史觀的發展問題》中,強調馬克思主義是哲學,但被指定為恩格斯接班人的考茨基在1909年公開宣稱“馬克思主義不是哲學,而是一種經驗科學,一種特殊的社會觀”⑤。這得到奧地利馬克思主義者的諸多響應。列寧1913年專門指出,哲學既是馬克思主義的三個基本來源,也是其三個基本組成部分之一,并強調“馬克思加深和發展了哲學唯物主義,而且把它貫徹到底”,是“完備的哲學唯物主義”;在1914年專門補充說:“馬克思以前的‘社會學’和歷史學,至多是積累了零星收集來的未加分析的事實,描述了歷史過程的個別方面”。⑥就此而言,馬克思主義同時具有社會學、歷史學維度。布哈林則公開主張馬克思主義“是關于社會及其發展規律的一般學說,也就是社會學”⑦,同期波格丹諾夫把馬克思主義建構為“經驗一元論社會學”。在20世紀20年代,大多數蘇聯馬克思主義者把馬克思主義理解為科學的社會學,由此引發了30-40年代的哲學與社會學之爭。

        面對上述情景,柯爾施奮起反擊,在1923年特意爭辯說,馬克思主義“按其基本性質來說,是徹頭徹尾的哲學……它是革命的哲學”⑧。這得到盧卡奇、葛蘭西的有力聲援,形成馬克思主義闡釋史上有名的“柯爾施命題”(即哲學與社會科學之爭)。可是到1938年,柯爾施卻把馬克思主義視為“新的、革命的社會科學”,強調其主要傾向“不再是一種‘哲學的’方法,而是一種經驗科學的方法”,不需要“哲學基礎”⑨。而在同樣反對和拒斥將馬克思主義實證化為具體社會科學的法蘭克福學派那里,表現明顯不同。其開創者霍克海默專門新造概念“社會批判理論”來意指馬克思主義,高調宣稱批判理論“是哲學本身的傳人”,但它“必須尊重”和“依靠”社會學等“科學”⑩;其后,阿多諾提出有兩種社會學,一種是孔德以降所形成的把經驗事實奉為至上圭臬的實證的、經驗社會學,一種是以“社會總體及其運動規律”為研究對象、“源于哲學”的“辯證的、理論的社會學”,這種社會學“重新論述哲學提出的問題”,馬克思主義就是后者,是哲學的社會學或社會學的哲學(11)。馬爾庫塞同樣主張,馬克思主義不是純粹的哲學,它“吸收了哲學的本質內容并把它代入社會理論和社會實踐中”(12),是哲學和社會學的有機結合;及至哈貝馬斯,用“介于哲學和科學之間”(13)的提法來指認馬克思主義。

        實際上,有不少哲學學者也不把馬克思作為哲學家來看待,比如梯利在其很有影響的《西方哲學史》中對馬克思只字不提,雅斯貝斯在《大哲學家》中只在分析康德時簡單提到馬克思,幾近一筆帶過。蒙克等人則小心翼翼地指認,把馬克思納入哲學家行列“似乎具有挑釁性”,因為“許多人拒絕給予他作為純粹哲學家和道德哲學家以任何重要地位”(14)。而在當代也有不少西方馬克思主義者明確反對把馬克思主義界定為哲學。如安德森理直氣壯地爭辯說:馬克思沒有留下經典意義上的系統哲學著作,其早期哲學論著都是些未出版的手稿,到成熟期他從未再度涉獵純哲學領域(15)。詹明信說得更明確:“世界上并不存在任何可以寫在紙上的馬克思主義哲學體系。……也許在一個非常空泛模糊的意義上我們仍可以把馬克思主義稱作哲學。但我不會在任何實質意義上把它當哲學來看。”(16)

        顯然,把馬克思主要視為哲學家或把馬克思主義主要視為哲學,存在很多爭議;因為就其理論屬性、理論表現和學科歸屬標準來看,存在一些讓人難以充分信服的地方;而且其哲學是為分析社會歷史服務的,阿多諾的“理論社會學”之說正是據此提出的。國內外有不少學者為此強調馬克思主義主要是社會哲學、歷史哲學,然而如果這樣,如何處理其中大量存在(甚至構成主體)的社會科學內容?況且,雖然說馬克思主義有重要的哲學思想、有明顯的哲學維度沒有爭議,但這種哲學維度主要體現在哪里卻存在不少爭議。

        從理論內容看,馬克思主義雖然與斯密、李嘉圖等人的古典經濟學有很深的關系,但是,后者關注的“發財致富”的經濟學主旋律,恰恰被馬克思嗤之以鼻,他要揭開并批判經濟面紗背后的社會問題,是古典經濟學的離經叛道者;另外,如曼德爾概括的,馬克思“與19世紀和20世紀大多數重要經濟學家的區別就在于,他根本不認為自己是一個純粹的‘經濟學家’”,在他那里,經濟學“不可能作為一門與社會學、歷史學、人類學等完全無關的特殊科學而獨立存在……歷史唯物主義試圖盡可能地把有關人類的各門科學統一為一門‘社會科學’”。(17)馬克思對經濟問題的研究,具有旁人難以企及的綜合性、整體性、跨學科性。

        西方主流經濟學習慣于就經濟談經濟,而馬克思實現了雙重突破,他既堅持從經濟角度分析社會、歷史,又堅持從社會、歷史角度分析經濟。特別是前者,影響卓著。吉登斯專門指出,馬克思的“許多著作都是有關經濟問題的。由于他總是把經濟問題與社會制度聯系在一起來加以思考,所以他的著作總是富有社會學的洞察力”(18)。馬蒂內利和斯梅爾塞進一步分析說,相較于古典經濟學,馬克思“沿兩個方向開闊經濟視野”,既建構了“一種可解釋經濟歷史現象的社會變遷理論”,又充分關注了經濟及其結果(如階級沖突)對歷史變遷的動力作用,“創造一種幾乎是全新的社會理論”。(19)阿隆為此說馬克思是“一個特定形式的社會學家,即經濟社會學家”(20),這個指認得到很多人的認同。道賓認為:“馬克思開辟了經濟社會學的歷史方法”,“塑造了歷史經濟社會學的所有品牌”(21)。薩繆爾森等也明確表示,“解釋歷史的經濟學是馬克思對西方學術界的不朽貢獻之一”(22);還有人直接提出,“清楚地理解和評價經濟學和歷史之間的相互關系,這正是馬克思的獨到之處”(23)。可以說,馬克思研究經濟根本上是為分析社會歷史服務的,其經濟學從屬于其社會學、歷史學,在此基礎上對社會歷史分析作出了革命性貢獻。維拉爾由此強調:“馬克思的新觀點既不是經濟學上的觀點,也不是理論上的觀點,而是有關社會—歷史的觀點。”(24)布羅代爾同樣強調:“社會歷史分析是馬克思著作中的偉大創新之一。”(25)

        馬克思的社會歷史分析固然很有價值,但把他視為社會學家、歷史學家,同樣存在爭議。馬克思是公認的早期社會學主要創始人,而且,早期社會學的幾大巨擘,大都深受馬克思的影響。不管是韋伯、迪爾凱姆的“對著講”(在唯物史觀的基本原理之外,另辟蹊徑分析現代社會),還是席美爾的“接著講”(其貨幣哲學與馬克思的貨幣拜物教理論具有重要關聯),背后都有馬克思或濃或淡的影子;而滕尼斯直陳自己受益馬克思很多(26)。吉登斯補充說,馬克思“對于社會學來說有著根本的重要性”(27)。瑞澤爾尊稱馬克思提出了“古典時期最崇高、最重要,也最令人贊嘆的大理論”(28)。另外,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病理學分析,對現代性的辯證思考,對商品拜物教入木三分的揭露,在今天仍然具有巨大的思想穿透力,特納明確承認,馬克思“對我們理解當代社會學理論也是有重大意義的”(29)。盡管如此,有著“社會學憲章之父”美譽的帕森斯在其成名作《社會行動的結構》中,經常提及韋伯、迪爾凱姆、帕累托等早期社會學名家,惟獨不提馬克思。馬克思在相當長時期內被排斥在主流社會學之外,科瑟則據此稱馬克思為社會學的“局外人”,還說用“邊緣”來指稱其學術身位非常合適(30)。

        雖然科林伍德認為,馬克思對當時的歷史學實踐沒有產生多大的直接影響(31);但是,他對當今歷史學的影響卻毋庸置疑。有人分析說,緣于“提供了合理地排列人類歷史復雜事件的使人滿意的唯一基礎”,馬克思主義在當代歷史學中的影響“日益增長”(32);布羅代爾明確指認:“在今天,任何一位歷史學家,不論其政治立場或哲學立場如何,都躲不開馬克思思想的侵襲和困擾。”(33)霍布斯鮑姆確信馬克思最大的影響在于他是一位歷史學家,對史學的現代化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在歷史編撰學中占據首屈一指的地位,是任何較為規范的歷史研究不可或缺的基礎(34)。福柯則高調地宣稱,如今在寫歷史的時候,不可能不直接地或間接地運用到與馬克思思想相關的一系列概念,也不可能不置身于其描述、定義的問題域之外,說到底,做個歷史學家和做個馬克思主義者是否有所不同,值得懷疑(35)。在印第安納大學信息學者費立波·曼澤爾(Filippo Menczer)創建的跨學科排名數據庫“Scholarometer”中,馬克思在歷史學領域里H因子是平均值的21.5倍,雄踞第一位。然而縱使這樣,古奇在其經典史著《19世紀的歷史學和歷史學家》中甚至連馬克思的名字都沒提,以至伊格爾斯在肯定馬克思對現代史學產生重要影響的同時,不得不承認歷史唯物主義與學術性歷史研究的主流很長時期處于相互隔膜的狀態(36)。不少專業史家拒絕把馬克思歸為同儕,反對把馬克思主義視為歷史學。

        為什么會這樣呢?首先,應該說,前述維拉爾、布羅代爾的定位,抓住了馬克思主義最核心的理論歸屬即社會歷史理論,其哲學、經濟學從屬于社會歷史分析。也正因此可以進一步確證,歷史唯物主義是馬克思主義的最核心的內容。其次,馬克思主義的跨學科性,造成它作為社會歷史理論融社會學、歷史學、哲學高度一體,具有很大獨特性,其獨特性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理論性很突出,這也是人們謂之社會歷史哲學很重要的緣由,這使它和偏向實證的西方主流社會學、歷史學都有一定距離;二是社會學和歷史學交織滲透。這兩個獨特性使歷史唯物主義無論是作為社會學還是歷史學,總有人不置可否。但是,這種獨特性恰恰構成歷史唯物主義具有獨特價值、獨到魅力的地方,也是我們進一步深入把握它的理論歸屬乃至學科屬性不能忽視的重要內容。

      作者簡介

      姓名:關鋒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鐘義見)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大哥电影网的伦理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