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ja150"></ol>

      <optgroup id="ja150"><li id="ja150"><del id="ja150"></del></li></optgroup>

    1. <strong id="ja150"></strong>
    2.  首頁 >> 哲學 >> 倫理學
      唐凱麟:人的需要的倫理審視
      2019年08月05日 10:25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唐凱麟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讓人民過上好日子,是我們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我們將堅持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不斷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同時他也反復強調要引導人們“向往和追求講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這里就提出了人的需要和道德之間的重要關系問題。正確認識和把握這個問題,對于我們正確理解“美好生活”的科學內涵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和理論意義。

        一

        人的需要是和人的本性、本質有著內在關聯的,可以說,一個人有什么樣的需要,他就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德國古典哲學家黑格爾指出,人是由他的一連串行為構成的。這就是說,人的本性、本質乃是通過他的一連串的行為活動呈現出來的。那么人的行為活動的內在動因或驅動力是什么呢?不是別的,就是人的需要。恩格斯指出,“人們已經習慣于以他們的思維,而不是以他們的需要來解釋他們的行為(當然,這些需要是反映在人腦中的,是被意識到的)”。在馬克思主義看來,正是由于人的需要才顯示出人的本性、本質,“人的需要即人的本性”。因此,當我們要回答人是什么的時候,首先要關注的是人有什么樣的需要以及人怎樣來滿足自身的需要。而人的需要是十分復雜而多樣的,不同時代的人有不同的需要,同一時代的人其需要也是千差萬別的。那么,到底什么樣的需要對人來說才是必需的、現實的?哪些需要對于發展人的本性、豐富人的本質才是應當的、合理的?這就需要我們進入道德領域,對其進行倫理審視。

        事實上,倫理學作為一門研究社會道德現象的學問,乃是各個時代的倫理學家們在特定的社會歷史條件下,面對著人們特殊的生存境遇,對生命的尊嚴、生活的意義和人生的價值的一種理論反思,是人們對什么是“好生活”、什么是“健康人格”的一種觀念上的頂層設計和價值建構。倫理學的使命就是要通過對一些特殊的范疇,諸如善與惡、義務與良心、榮譽與恥辱、幸福與節操等的考察和闡發來告訴人們:人們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哪些需要才是重要的,應該用什么樣的方式來滿足這些需要;如何來抵制和消除那些不現實、不合理甚至是有害的、虛幻的需要及其滿足方式的誘惑,從而使自己活得有尊嚴、有價值。因此,盡管不同時代的倫理學說都深深地打上了那個時代的歷史的、階級的烙印,有著這樣或那樣的局限性,但健康的、有生命力且能夠成為人類精神財富積累成分的倫理學學說,都應該奠定在對人的需要的科學分析和現實把握的基礎上,應該能夠為促進人的自由全面發展和精神完善提供道義的支撐和價值導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倫理學更應該把“人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作為一個基礎性的范疇,納入自身的理論體系之中,滲透在對各種道德問題的分析之內,努力揭示需要的道德維度和德性基礎。

        二

        既然人的需要是和人的本性、本質內在關聯著的,人有什么樣的需要,他就是什么樣的人,那么,對于每一個具體的人來說,如何對待和選擇自己的需要?怎樣來實現和滿足自己的需要?就是一個必須認真對待、理性思考的重大而嚴肅的問題。所以馬克思曾經指出,吃、喝、性行為等等,固然也是真正的人的機能。但是,如果使這些機能脫離了人的其他活動,并使它們成為最后的和唯一的終極目的,那么,在這種抽象中,它們就是動物的機能。很顯然,馬克思這里提出的是在對待需要的問題上,深藏著一個如何做人、做什么樣的人的問題。

        首先,需要的本質就其主體方面而言,乃是人區別于動物的根本標志,是人的本質力量的確證。人的需要的本質是什么?各個學科都對其作出了自己的界定,如果從哲學倫理學的視域來考察需要的本質,那么可以說,所謂需要乃是人對外部世界的一種特殊的攝取狀態,它一方面表明人對外部世界的一種客觀的、必然的依賴關系,另一方面也表明人具有能動地改造、獲取和享有外部世界的“本質力量”。很顯然,人需要吃、喝、拉、撒,他就依賴外部的自然界。但人在需要中對相應的外部對象的依賴性和動物是有著本質不同的。動物只能消極地適應外部對象,而人則可以能動地去改造、獲取和享用他所需要的外部對象,使之來滿足自身的需要。這就是說,人的需要不僅把人和動物本質地區別開來,成為人對外部世界的一種特殊的攝取狀況,而且它也是人的“本質力量”的一種確證。因此,對于人來說,如何選擇自己的需要和確定需要的對象,不僅有一個可能性的問題,更有一個正當性和合理性的問題,因為正是它確證了你的本質力量,彰顯著你是什么樣的人。

        其次,需要就其形成而言,只有“社會創造的需要”才能真正成為人的需要。需要作為人對外部世界的一種客觀的、必然的依賴關系,其產生有兩種途徑:一種是由自然形成的,一種是由社會形成的。因為人“天生是社會動物”,他既有自然屬性又有社會屬性。前者決定了他和動物一樣有對食、住、行等生存或生理的需要;后者則決定了他有和動物根本不同的社會需要,例如有學習文化、人際交往和發展自我、超越自我、創造新我的需要等。人的需要雖然就其形成來說有這兩種不同的途徑,但是從根本上說都是“社會創造的需要”。因為在社會存在及其不斷發展的條件下,哪怕最初純粹是一種生理的自然的需要,也會逐漸地、必然地越來越失去其自然的色彩。例如吃喝,在原始先民那里純粹是為了充饑果腹,可是到了后來人們越來越不能滿足于這種起碼的需求,越來越講究營養的搭配,追求色、香、味俱全,追求美食、美器和美境統一等,形成各民族和地區自己特有的飲食文化。這就證明,人的任何需要只有進入“社會創造的需要”的范圍,才能成為人的實際需要。所謂“社會創造需要”就是社會生產和社會關系創造的,因而它也必然體現著人們的道德關系,要受到一定的社會道德規范的制約和評價。

        最后,就需要的滿足方式而言,不同的滿足方式具有不同的道德評價和道德價值。馬克思說:“人的需要是同滿足需要的手段一同發展的,并且是依靠這些手段發展的。”馬克思這里講的“滿足需要的手段”,首先是指社會的擴大再生產。馬克思這里講的“依靠這些手段發展的”,實際上是說生產決定需要。我們知道,任何生產只能在一定的社會生產關系中并通過社會生產關系才能進行。因此人的需要的滿足過程也是和人們社會關系的生產和再生產過程聯系在一起的。從再生產過程來看,生產為需要的滿足提供實在的對象,這里就必須引入生產資料所有制的問題;分配按一定的社會規律把人需要的對象加以分配,這種社會規律就是一定經濟關系的本質聯系,是生產資料所有制關系的實現;交換依照個人的需要把已分配的東西加以再分配也是受經濟關系制約的;消費作為直接滿足個人需要的方式,這個過程的經濟方面如消費關系的矛盾、消費的構成、水平和發展趨勢,以及社會消費力的合理組織等,無不是同社會生產關系緊密相關的。所以,處于不同社會關系體系中或處于同一社會關系體系中不同地位和作用的人的需要,其社會效應是極為不同,甚至是完全對立的。有的人的需要是符合社會發展規律的,因而能對社會生產和發展產生積極的促進作用,而有的人的需要則只能起到消極的阻礙甚至破壞作用。馬克思就指出,在資本主義社會,“每個人都力圖創造出一種支配其他人的、異己的本質力量,以便從這里找到自己本身的利己需要的滿足”。在現代西方發達國家中,在所謂“消費道德”的蠱惑下,一些人的需要完全被扭曲,造成了一種病態的消費心理,在所謂“體面的消費”口號下,一些人變成了消費狂,希圖把盡可能多地去消費社會的財富看作是人生的最高目的,因而造成了“在物質生活的富饒和精神生活的沙漠”中不能自拔的社會現實。

        總之,如果說,利益不過是對人的相對穩定恒常需要的一種自覺表達,那么既然我們肯定“利益是道德的基礎”,我們也就沒有理由離開道德來談論人的需要,否則只會使需要被扭曲、被異化,以致成為奴役人的異己力量。因此在今天,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人們對“美好生活的需要”首先應該是也必須是一種“講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需要。離開了這種基本的規定性,生活就無所謂“美好”可言,需要也不可能是真正的人的需要。

      作者簡介

      姓名:唐凱麟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大哥电影网的伦理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