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ja150"></ol>

      <optgroup id="ja150"><li id="ja150"><del id="ja150"></del></li></optgroup>

    1. <strong id="ja150"></strong>
    2.  首頁 >> 語言學
      從語言語素—音節編碼類型看世界語言分類
      2019年08月06日 09:2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陳衛恒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人類語言眾多,如何通過分類對其進行簡約的把握,一直是語言類型學的重要追求。

        在各種類型劃分中,單音節語與多音節語的劃分,兼顧語言音層和義層的層際單位關系,較之單純著眼于音層或義層內單位關系的分類標準更為深刻。王洪君在其專著《漢語非線性音系學》中曾說,“多音節語與單音節語是語言學家很早就提出的語言類型區分,但后來不大提了”。“這一類型區別,其實是根本性的。它不像‘開音節/閉音節’或‘主動賓/主賓動’等類型區別特征那樣只涉及語音或語法一個層面,而是抓住了語音單位和語法單位關聯的不同,從而這一個區別就決定了語音、語法、構詞、造句等多層面的諸多不同特點。”

        盡管這一區分很重要,語言學界后來卻“不大提了”,主要是因為人們無論是按照詞(word)還是其下級單位語素或詞素(morpheme)都無法找到它們和音節(Syllable)簡明整齊的匹配關系,例外沒有得到合理的解釋。另外,關于什么是詞、語素(詞素)、音節,也都還沒有清楚、嚴格的定義,使得判別一個語言有什么音節語性質更為困難。

        近二十年來,我們在前人工作基礎上,逐系考察人類語言,形成這樣一個認識:人類語言可按照作為語言最小意義單位的詞根語素或詞素(root morpheme)與音節(人類自然感知的最小語音片段)數目的對應關系,將世界語言簡明地四分為單音節語(monosyllabic languages)、雙音節語(disyllabic languages)、三音節語(trisyllabic languages)和X音節語(X-syllabic languages)。X音節語中單個語素所對應的音節數一般在單音節和雙音節的范圍內。

        語素和音節一一對應是單音節語的特征

        這里主指漢藏語系及越南語等鄰近語系語言。這是大家長期的共識。這些語言的詞根語素和音節存在著一一對應關系。

        漢語就是一種典型的單音節語,即使它有很多多音節詞,其語素還整齊地是單音節的。以往所說的例外,也都并非真正的例外。所謂的非單音節單純詞,或是外來詞(如“葡萄”),或是作為語素重疊(包括完全重疊、部分重疊)或交替(包括完全交替和部分交替)形式的各種聯綿詞(如“關關”“爸爸”“仿佛”“窈窕”“撲通”)。這類詞在外語中也存在(如英語的papa、chit-chat),國外語言學家也沒有把它們當成單純詞,而是語素的合成。北京話的兒化音是一個音節對應兩個語素(如“瓶兒”),但這也并不能改變它是由“瓶”和“兒”兩個音節派生組配而來的事實。

        單音節語言不只出現在中國及其附近地區,美洲的Maya語、尼羅河上游的尼羅—撒哈拉語系語言(如Dinka、Nuer語),以及尼日爾—剛果語系一些語言(主要是西非地區)也存在這一現象。也有學者認為達羅毗荼語、巴斯克語、高加索語、蘇美爾語、原始印歐語、原始澳大利亞語是單音節語,或單音節詞根語素占絕對主體地位。

        雙音節是雙音節語基本的意義切分單位

        南島語系是典型的雙音節語,這也是學界的普遍認識。

        從非洲的馬達加斯加島到美國的夏威夷島,都屬于南島語系的范圍。在對這樣的雙音節語進行調查時,雙音節是基本的意義切分單位。對于Honolulu(火奴魯魯)這樣一個詞, 我們不能問發音人單個音節各表達什么意義,只能問hono(意為“港口”)和lulu(“平靜”)分別表示什么。

        雙音節語也不局限于南島語系,非洲的科伊桑語、亞馬遜地區的Arawak語也是雙音節語。至于原始阿爾泰語、烏拉爾語系的詞根語素,學者傾向于認為多是雙音節性質。尤其是其元音和諧律,形成的前提也至少是雙音節。根據我們的分析,日語、韓語早期也屬雙音節語,類似南島或阿爾泰語言類型。

        三音節語可能源自兩音節語

        眾所周知,亞非語系(舊稱閃含語系)語言是典型的三音節語。

        這些語言的典型詞根一般含有三個輔音字母。輔音單獨不便發音,故這三母若按字母名稱音發出來也即三音節。例如,阿拉伯語中表“書寫”的詞根“K-T-B”,三個輔音沒有各自的意義,結合在一起才成為一個表意的詞根,其引用形式讀作kataba。三輔音周圍的元音可根據具體表示的詞匯和語法意義的不同而不同,但三輔音字母形成的“骨架”是穩定的。

        三音節詞根語素或三音節詞根語素語言,未見于世界其他地區。根據學者對古埃及語的研究,原始亞非語有更多的兩母或兩音節詞根。三音節語或是在兩音節語基礎上的發展。

        詞素和音節數量的對應關系可多種多樣

        X音節語是指詞根語素不能整齊劃一地對應于一個或兩個音節,而是常常根據語素的名動形等語法類別,有著細類上的不同對應。

        美洲具有復綜語特征的一些印第安語,常屬此類。其句子常是多個單/雙音節詞素的壓縮。例如,Yupik語的句子“tuntussuqatarniksaitengqiggtuq”,意思是“他還沒有再說他要獵殺馴鹿”。這個句子可按語素切分為:tuntu-ssur-qatar-ni-ksaite-ngqiggte-uq,意思是“馴鹿—狩獵—將來時—說—否定—再次—第三人稱單數”。除語素 tuntu“馴鹿”之外,其他語素都不能單獨出現,屬非自由語素。名物語素對應雙音節,動作語素對應單音節。南非的班圖語、現代英語也屬此類語言。

        新視角有助于破解人類語言編碼

        以上是世界語言詞根語素與音節匹配關系的四種類型,體現了人類語言詞根語素語音形式的4種音節數選擇。1音節是最短的選擇,3音節是最長的選擇。就音節結構的組成來看,1音節最小結構是(C)V(C/V),滿足雙韻素(Mora)的韻律制約。1個CV(V為短元音)結構的音節,一般無法直接對應于1個詞根語素。詞綴語素的音形一般短于詞根語素。

        一個語言或語系的音節語性質具有跨時空的穩定性。比如,至少自《詩經》時代以來,漢語語素的單音節性一直比較穩定。但這并非絕無變化。有清楚的證據表明,足夠長的時間、足夠深刻的空間接觸,依然可讓一個語言的音節語性質發生改變。前文已提及亞非三音節語早期為雙音節語的可能性。此外,根據有關研究,南島語雙音節語素中的每個音節,也還可進一步分析出其更為古老的意義,這或許隱含著它更為早期的單音節語性質。就地理分布看,在雙音節的南島語和單音節的漢藏語系之間,是一個介于雙音節語和單音節語之間的學界稱作“一個半音節語”的區域,其概念表達形式的典型配置是一個輕音節前綴加上一個重音節。至于這種前綴是純粹的音綴還是有意義的前綴,尚無定論。這類一個半音節語,與鄰近的單音節語和雙音節語都有著歷史和空間的聯系,也說明了單雙音節語類型間可能的轉換。

        一個語言或語系的音節語性質,因著眼于語言的音義跨層編碼核心規則,常決定著這個語言和語系的音系和語法面貌的跨層關聯。典型的聲調語言,一般是單音節語;典型的分析語,也一般是單音節語。典型的重音語言,一般是典型的多(包括二、三、X)音節語,綜合語(包括黏著和屈折)的特征也更為明顯。單音節語,只有典型的詞根沒有典型的詞綴(如漢語的詞綴更多只是類詞綴,詞綴語素常保持與詞根語素一樣的一個音節的獨立地位),所以也稱作“詞根語”,分析語特征明顯。黏著語、屈折語的發展,與詞綴語素發展的關系密切。尤其是非音節的音素性詞綴語素的發展,增加了語言的綜合性。

        總之,世界語言語素—音節匹配關系的類型劃分,對于揭示人類語言編碼的本質有著重要的意義,當然也有待我們更為深廣的研究。

        (作者單位:江蘇師范大學語言科學與藝術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陳衛恒 工作單位:江蘇師范大學語言科學與藝術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大哥电影网的伦理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