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ja150"></ol>

      <optgroup id="ja150"><li id="ja150"><del id="ja150"></del></li></optgroup>

    1. <strong id="ja150"></strong>
    2.  首頁 >> 文化 >> 文體視野
      藝術外交減少文化誤讀:美國智庫街上的中國雅集
      2016年08月05日 09:49 來源:新華社 作者:徐劍梅 字號

      內容摘要:美國首都華盛頓市中心有條人才濟濟的智庫街。一向以為智庫街專注于公共政策和國際事務,沒想到藝術、并且是中國當代藝術,也在其視野之中。希望美國智庫里的中國文化雅集,能夠多些,再多些。

      關鍵詞:藝術;文化;外交;藝術外交;迪安

      作者簡介:

          “藝術外交”減少文化誤讀

          ——美國智庫街上的中國“雅集”

       

        新華社華盛頓8月2日專電(記者 徐劍梅)美國首都華盛頓市中心有條人才濟濟的智庫街。一向以為智庫街專注于公共政策和國際事務,沒想到藝術、并且是中國當代藝術,也在其視野之中。

        8月2日,智庫街上發生了一場中國“雅集”。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請來中國中央美術學院院長、國際知名策展人范迪安和著名旅美當代藝術家徐冰,對談中國當代藝術的活力、多元及外交作用。

        雅集,是中國古代文人雅士吟詩詠文、議論學問的集會。曾擔任中國美術館館長的范迪安把美國智庫舉行這場中國當代藝術對話稱為“雅集”。

        范迪安:文化誤讀與文化交流逆差

        范迪安首先介紹了中國當代藝術生態。他說,在中國許多省市,藝術博物館、藝術區和藝術品市場都在興起,中國當代藝術從創作到消費形成新的社會生態;都市化、新現實主義以及中國傳統資源的當代轉換,構成中國當代藝術家的重要主題。

        在談到文化誤讀時,范迪安說,不同文化之間的誤讀古來有之。今日世界看似信息發達,但文化誤讀仍不可避免,這可能有兩方面原因,一是存在盲點,二是存在偏見,很多人帶著歷史慣性來看待當今文化的相關性。范迪安因此期望通過展覽創造一種文化對話,營造多角度理解、觀察和欣賞藝術家作品的空間,使人們對真實性能夠得到更好的答案。

        他說,在全球化時代,中國藝術家遭遇來自全球的新震撼,一方面有很好的機會展現才華,另一方面被貼上了某種標簽。中國藝術在20世紀經歷了戰爭、革命和建設時期,但這些經歷所生發的現代性為國際學界所忽視。總體來說,中國藝術“走向世界的總量不夠”,“存在某種程度上的文化交流的逆差”。

        徐冰:社會現場與傳統文化基因

        徐冰展示的作品PPT中,有一幅英文方塊字招貼,它看似中國文字,實際由art for the people(藝術為人民)幾個英文單詞拼成。這是徐冰創作的新英文書法,曾被掛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的外墻上。

        徐冰說,藝術來源于社會生活的現場,這一思想對他非常重要。“藝術創造與個人生活環境和所面臨問題直接發生關系。如果不在美國生活,我不會創造英文方塊字,因為那與我的生活不發生關系。”

        徐冰說,他回到中國創作的作品尺寸很大,比如在威尼斯雙年展展出的大型藝術裝置《鳳凰》,作品包括一鳳一凰,每只長約30米。他指出,尺寸實際上是藝術語言的一部分,是社會現場的空間和能量決定的。當今世界,特別是中國的社會現場,聚集著巨大能量。社會現場不斷變化,具有巨大的試驗性,總讓藝術家有新的感受和意見要說,這就促成新的藝術語匯產生。

        談及藝術基因,徐冰說,中國傳統文化是他最重要的基因,幫助他在西方進行藝術創作。他認為,頑強而有效的文化基因不僅指文字所承載的文化形態,更核心的是與上一代人的接觸,對他們接人待物方式的感知。并且,任何文化基因都有優點和弊病,關鍵在取舍運用,傳統基因必須“激活”才能生效。

        藝術外交與東西方互鑒

        范迪安把這場中國當代藝術對話稱為“雅集”,表達了對減少文化誤讀的愿望,也與約翰·桑頓中國中心主任李成等人的發言不謀而合。

        李成在主持對話時說,中美關系如果僅聚焦于政治、經濟和安全領域,就可能導致視野狹窄,忽略兩國間其他重要的、影響可能更大的因素。

        藝術外交就是這樣的因素。在李成看來,藝術家是敏銳的觀察者、前瞻的思想者,更是跨文化的架橋者,他們的作品既具有個人和家國特質,也展現了人類的共同紐帶和共同渴望。

        徐冰則談到,他的很多作品都著眼于一個概念的邊際,又或兩個概念之間的模糊邊界。例如他創作的英文方塊字,表面上是探討東西方關系,實際是對人類思維局限性的一種反思。

        史密森學會弗里爾和薩克勒博物館中國藝術收藏負責人簡·斯圖爾特呼應了這些看法。她說,徐冰是中國人,但生活在西方,作品里有這些元素并不新鮮。“藝術就是持之以恒地從其他文化和傳統進行借鑒,東西方相互借鑒而不是相互對立。”

        徐冰和范迪安都出生于1955年。兩人不約而同地談到,他們這一代中國藝術家“很幸運,因為好像生活了好幾輩子”,得以避免單一思維判斷。不過,不管哪個年齡層,如果能警惕盲點和偏見,自覺培固傳統基因和跨文化視野,或許都能擁有這樣的幸運感。

        希望美國智庫里的中國文化雅集,能夠多些,再多些。

       

      分享到: 0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王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大哥电影网的伦理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