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ja150"></ol>

      <optgroup id="ja150"><li id="ja150"><del id="ja150"></del></li></optgroup>

    1. <strong id="ja150"></strong>
    2.  首頁 >> 文聯
      影像造就事實:虛擬現實中的身體感
      2019年08月06日 08:53 來源:《學術研究》(廣州)2018年第10期 作者:王峰 字號
      關鍵詞:虛擬現實;環視影像;身體感;身體

      內容摘要:在虛擬現實影像中,身體處于影像的中央,立體影像圍繞身體形成,并構成一個立體的向外延射的空間。

      關鍵詞:虛擬現實;環視影像;身體感;身體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王峰,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關鍵詞:虛擬現實;環視影像;身體感;身體

        內容提要:在虛擬現實影像中,身體處于影像的中央,立體影像圍繞身體形成,并構成一個立體的向外延射的空間。身體在此似乎是在場的,但這只是一個虛象。身體在設備之外,參與到基于設備形成的影像中,因此身體在此其實是一個綜合感知平面,與日常身體感知相比,它多了一層設備接入平面作為對接身體的中介,這一中介導致身體既是缺位的,又是在場的。日常感知(直接感知)意義的身體缺席是直接不在場,它與在場是直接矛盾的,兩者不能同時出現;而中介感知則是一種缺席與在場的同時共存,對于中介設備上呈現的影像而言,身體是缺席的,它不在其中,但對于依賴中介設備接入影像的綜合感知平面來說,身體是在場的,當然這是一種身體感,而不是實際的身體。所以,介入到虛擬現實影像中的是身體感,而非直接的身體,這一身體感與日常感覺接近,所以從效果上看,兩者是可以混同的。但從機制上說,兩者可能導向根本不同的身體感知方式,并進而形成新的文化感知觀念。

        標題注釋: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項目“科幻烏托邦研究”(17BZW055)的階段性成果。

       

        一、影像:虛擬的環視

        虛擬現實(Virtual Reality)技術最近幾年開始走向商用,以谷歌眼鏡、Oculus、三星Gear等頭部顯示設備為代表,這些光學設備通過人眼觀看制造三維連貫性立體影像,建立起一種類似真實的影像場景。從目前的技術水平來看,它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它甚至剛剛跨過初級應用,連貫影像剛剛完成,頭盔硬件運行的舒適度還有待提高,甚至我們也能夠有根據地預測,若想達到真正需要的舒適度,必須脫離頭盔,使用裸眼3D技術才是未來的方向,未來的技術發展也許會證明虛擬現實頭盔不過是一種臨時的產品,它不過是一種真正的虛擬現實技術的前導而已。所以,我們所論,雖然是以虛擬現實頭盔為基點,但其機制和原理也將適用于未來的裸眼3D。這里從影像造就現實感的角度對其進行探討。

        我們往往會發現,虛擬現實影像的獲取方式與日常生活影像的獲取方式相類似。在虛擬現實當中,我們頭戴頭盔,身體處于靜止狀態,目視前方,這樣的姿勢可以起到視覺起點的作用,因為頭盔會識別身體姿勢,并將這一水平靜止狀態當作影像水平位置,這時,頭盔中會顯示正面立體影像,這一點與一般的影視影像類似,只是虛擬現實的影像顯得視野更廣闊而已。但這不是全部,最重要的是,虛擬現實影像可以通過轉動身體來發現更多的場景。轉動身體的同時,頭盔感應到轉動,并且按照轉動的角度,展現相應視角的場景,形成相應的虛擬影像,就仿佛我們在生活當中轉動身體,看到周遭的事物形成一個連續的全景場景一樣。在兩種活動中,身體都處于影像的中央,影像隨著身體轉動,通過視覺掃視形成連續體,身體在此似乎具有中心聚焦的作用。同樣,虛擬現實中的環視造就了類似生活經歷的時間感,我們可以把它看作對日常影像的深度模擬。但上面的相似性只是就效果而言,或者說,這本來就是虛擬現實技術希望達到的目標,我們還需要考察表層影像效果下的工作機制。

        虛擬現實影像是對以往視覺影像的極大改變。以往的視覺影像,無論是靜態圖片,還是動態影視,都受到展現角度的限制,它們都是平面化的,位于視覺前景之中,而虛擬現實影像則不同,它形成了以身體為中心的360度影像,這一點徹底改變了我們對影像的觀看方式,同時也改造了視覺觀看的感知方式。它對文化藝術的感知方式的改變將是革命性的。但這一點并非此處重點,這里關心的是它與現實影像的關聯。虛擬現實影像與日常生活影像的最大的區別在于獲取方式的不同,日常生活影像通過直觀獲得,①而虛擬現實影像憑借視覺技術獲得。在二者關系上,日常影像獲得方式具有基本性地位,虛擬現實影像是對日常影像獲得方式的模擬。與此相應,日常身體感覺是在生活當中與整個視覺直觀一同完成的,這種視覺直觀在人的身體意識上才可能進行定義,也就是說所謂視覺直觀并不是一種特殊的東西,在基本含義上,它與生活經驗是不同層面上具有同一內涵的活動;而在虛擬現實影像當中,我們形成的是一種模擬的身體感覺,我們仿佛在虛擬現實影像中造成了一種如同真實的身體感覺,但這一身體感覺只是效果上與日常身體感覺一樣而已,達成機制上卻兩相迥異。需要提醒的是,一旦虛擬現實影像形成一個封閉的呈現空間,它就會形成獨立的影像世界,按其自身特質行事。

        二、“身體”位置:預留—替補效應

        環視影像所留出的身體位置是意味深長的,這仿佛是在模擬身體:一方面,在影像制作上采用了四面影像同時拍攝合成的方法,從視覺效果上,仿佛身體處于中央,這跟日常觀看的身體位置是一致的;另一方面,觀影者頭戴頭盔,轉動身體,影像也會隨之移動呈現,憑借視覺暫留和記憶能力,形成了具有身體空位的環繞式影像,而觀看者會自然地將自身嵌入影像之中,補充環繞影像中央留出的空位,仿佛身處影像中央,形成預留—替補效應。這樣的預留與替補是環視影像相比其他影像的最大優勢,必然會導致整體圖像觀念的改變。這樣一來,我們將看到,環視影像的預留—替補效應與傳統的正面平視影像是不一樣的。正面影像的形成與第四堵墻的觀念形成呼應,觀者沉浸入影像需要想象力,甚至是對自身身體的“遺忘”而投入到影像中去,而環視影像則直接在機制上推翻了第四堵墻,觀者的身體直接位于影像中央,這雖然也是通過視覺效應達到的,但畢竟形成了身體直接參與的感覺,雖然這樣的身體位置的預留—填補與真正的身體感不同。如果我們將研究的目光放在日常身體的直接感知與虛擬現實的預留—替補效應形成的合成感知之間的區別上,那么一個新的身體美學的維度就會出現。

        我們先來看看日常視覺經驗中身體的狀況。日常視覺經驗中身體往往是隱形的,我們自然地認為身體就是處于其中的,它與觀看同一,看雖然是眼睛在看,但這一觀看的位置決定了身體處于觀看得來的影像之中,觀看就是身體感的直接來源。其他的聽覺、味覺和觸覺構成直接來源的一部分,但它們合起來占有的比重都比不上視覺。尤其是在虛擬影像中,觀看更為純粹,其他生理性質都被隔開。這被福柯稱為觀看的現代性:“進行觀察的目視是極其克制的:它是沉默的,沒有任何表示。觀察順其對象的自然;在它面前呈現的事物是毫無保留的。”②這正在虛擬現實影像的觀看特征,可以說,福柯在日常經驗當中的分析終于找到一個純粹運用的領域,這也正應了他接下來所說的話:“一旦人們消除了理論給理性設置的障礙和想像給感覺設置的障礙,與觀察相對應的便絕不是不可見物,而永遠是直接可見的事物。”③

        觀看本身是極其復雜的,從來就不是一個純粹的無所關心的看。觀看受到主體所處的空間位置與社會位置的約束。彼得·克拉提出一個有意思的概念——“眼睛的隱喻學”,它指“特定的社會、階級和性別屬性部分是由觀看的位置構成的,它被強制在視域(scopic field)之內或相關的位置上。這些位置既存在于真實的空間也存在于虛擬的空間”。④“觀看活動得以發生的特定環境某種程度上決定了構成觀看內在結構的隱喻學。例如,觀看風景公園,不同于觀看鄉間別墅中的圖畫。這些不同的活動產生了不同的觀看方式和目的,也要求視覺空間中不同狀態的身體加入。”⑤

        可見,觀看的位置是一個復雜的話題,但此處為了簡便的緣故,暫且把日常觀看當作一個相對簡單的對照物來看待,只保留身體和位置的基本內涵,這是為了虛擬現實中更為復雜的身體感留出闡釋的空間。一方面,我們在虛擬現實的視覺當中發現一種特殊性,另一方面也在這一特殊性中發現它與日常視覺的同一性。如果我們將日常的身體感知看作是一種直接體驗,那么,虛擬現實的環視本身就是一種對日常感知的替代,這種替代的中介就是視覺影像。雖然我們一般也認為,日常經驗的身體感總是會形成影像,但是這一影像與虛擬現實的替代影像在性質上完全不同,我們在此對其進行區分具有重要的理論含義。我們可以這樣來看待兩種影像:日常感知從整體上是先于影像的,雖然從解釋學的角度,我們會認為這一感知本身不可能單獨出現,它與影像的相互觸發是解釋學循環關系,但這只是在比較少的部分才是如此,在一般意義上,我們可以判斷,日常感知是影像的基礎。這并不是說影像在日常感知之后,而是說在日常感知當中形成某種影像形式是漸進性的;這里也并不是說在日常感知當中沒有影像,或者是完全限于影像,而是說這一影像從日常感知當中逐漸清晰區分出來需要一個過程。但虛擬現實當中的影像含義卻完全不同,影像在此成了感知的先決條件,也就是說,形成觀看的連續影像首先存在,我們才能將這些影像結合為一個連續感知。當然這樣的機制還非常復雜,并不像表面看起來那么簡潔,為了這一過程,我們還得做各種的準備,這一準備明顯是與我們的日常感知相關的,比如虛擬現實影像必須與日常感知形成直接的關聯,虛擬現實影像才具有意義,這實際上也是一個虛擬現實影像的意義基礎。但是,我們在這兒也自然會發現,日常經驗也隱藏在影像當中。我們可以這樣來判斷,如果沒有日常經驗的語言生活與影像之間的連接,我們也不能在虛擬現實影像中看到一種連續的觀念。但是這樣的思考路徑實際上是對影像與生活的一般普遍性的思考,而我們在虛擬現實語境中,首先要明確的是影像才是真正的出發點。

        虛擬現實影像所獲得的意義,雖然是與日常生活緊密相關,但是,我們在此實際上要以它為一個基本的語境,由此就會發現,實際上技術在里邊起著關鍵作用,技術是一個主導性的因素。從人類技術發展形式來看,任何一種技術形式都可能給我們帶來新的變化,而且呈現出由緩慢到快速的發展形態,就像麥克盧漢恰切地指出的:“每一種新技術都創造一種環境,這一新環境本身常常被視為是腐朽墮落的。但是,新環境能使在此之前的舊環境轉變為一種人為的藝術形式。”⑥在虛擬現實這樣的技術形式當中,實際上就給我們帶來對生活一種徹底的隔離,甚至是根基上的徹底扭轉。虛擬影像獲得意義必須以虛擬技術為基礎,由此產生的一系列的影像及其組合才構成身體感的真正含義。

      作者簡介

      姓名:王峰 工作單位: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

      職稱: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大哥电影网的伦理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