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ja150"></ol>

      <optgroup id="ja150"><li id="ja150"><del id="ja150"></del></li></optgroup>

    1. <strong id="ja150"></strong>
    2.  首頁 >> 文聯
      網絡文學批評的五個焦點問題
      2019年08月05日 10:34 來源:《社會科學家》(桂林)2018年第10期 作者:歐陽友權 字號
      關鍵詞:網絡文學批評;五個焦點問題;解答與研究

      內容摘要:網絡文學批評已成為引領和規制網絡文學健康前行的有生力量。

      關鍵詞:網絡文學批評;五個焦點問題;解答與研究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歐陽友權(1954- ),湖北十堰人,中南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致力于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網絡文藝批評與文化產業研究。

          關鍵詞:網絡文學批評;五個焦點問題;解答與研究

        內容提要:網絡文學批評已成為引領和規制網絡文學健康前行的有生力量。但與“海量”生產的網絡文學作品相比,批評對創作的干預度和影響力還很有限。在中國網絡文學發展20周年之際,網絡文學批評正面臨網絡文學評價體系建設、網絡文學批評原則設定、網絡文學批評的特征與方式體認、網絡作家作品和類型化創作的評論,以及正視網絡文學發展中的問題和局限等五個亟待解答的焦點問題。對這些問題的回應與研究,不僅是網絡文學批評的學術責任,也將對網絡文學的健康與繁榮產生積極影響。

        標題注釋: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我國網絡文學評價體系的理論與實踐研究”(項目批準號:16ZDA193)的研究成果之一。

       

        盡管網絡文學批評與它的批評對象網絡文學一樣,歷史不長,尚未形成自己的規范,但網絡批評一如網絡文學創作,其成長性與可塑性為批評的構建與提升蓄積了資源,而批評的有效性和面向文學新銳的實踐性品格,也讓它的理論鋒芒成為引領和規制網絡文學健康前行的有生力量。在網絡文學發展20年這個歷史節點,我國的網絡文學批評——無論是學院派專家批評,還是網絡在線批評呈興起之勢,并已經初露鋒芒。但與“海量”的作品相比,其對網絡創作的干預度和影響力還十分有限,其中面臨的問題應該引起理論批評界的重視。從近年來的批評成果看,有幾個亟待回應的理論與實踐問題正成為網絡文學批評關注的焦點。

        一、呼喚建立網絡文學評價體系

        建立符合文學規律又切中網絡文學實際的評價體系和批評標準,是網絡文學理論建設的一大焦點,也是影響網絡文學健康發展的關鍵,許多網絡文學研究者就此提出了自己的見解。陳崎嶸《呼吁建立網絡文學評價體系》一文明確提出,對網絡文學的評價可以有許多標準,但主要的取向是思想價值取向和審美趣味取向。首先,網絡文學應當有正確的思想價值取向,有起碼的社會責任、基本的法理和道德底線。“網絡文學同樣要樹立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在思想境界上追求對國家民族的擔當,對真善美的贊頌,對假惡丑的鞭撻,對暴力的抵抗,對欺騙的揭露,對遺忘的拒絕,對人生終極意義的不懈追問,對人類精神世界的永恒探尋。”“在反映現實時,應當分清主流與支流、光明與黑暗、現象與本質、現實與理想、合理性與可能性,恪守基本的道德標準和倫理規范……哪怕是虛構玄幻世界,也應當符合人類既有的知識經驗和生活常理,體現人性人情。”其次,網絡文學應當有高雅的審美趣味取向,對文學心懷敬畏,對網絡志存高遠。“網絡文學應當追求積極、健康、樂觀、高雅、清新的審美趣味,反對消極、頹靡、悲觀、低俗、污濁的審美趣味。這種追求或反對,體現在題材選擇、情節設置、人物塑造、語言使用、文本氣質諸多方面,需要具體分析。”[1]

        評價體系的核心是批評標準或日評價作品的標準,亦即“網絡文學用什么做計量天平”問題。網絡文學批評究竟是沿用傳統的批評標準,還是另起爐灶建立自己的批評標準,探討這一問題的人很多并且持論不一,總體來看大體分為三類:其一:不論是傳統文學還是網絡文學,評價標準都一致;其二,就網絡文學的目前狀態,評價標準可有所調整,略微降低;其三,重新建立新的衡量標準。由此產生的另一問題是,目前的網絡文學到底需不需要文學批評。批評家白燁提出:“當前的網絡文學需要文學批評,而且非常迫切”。而諳熟網絡文學的作家陳村認為:“文學首先是讀者的需要,而不是批評家的需要。網絡文學現在已存在,不能以批評家的個人喜好為轉移。”[2]康橋的《網絡文學批評標準芻議》一文認為,“文學的批評標準,應該與批評對象的文學承諾、創作實踐、讀者期待相匹配,網絡文學最常見的作者承諾與讀者期待,是為讀者提供快感體驗。”而網絡文學的主要成就,在于涌現了一大批優秀的“玄幻小說”與“穿越歷史小說”,在縱橫馳騁的幻想中,實現主人公的愿望,營造快感體驗,是其顯著的作品構成特征。即便是“都市小說”“官場小說”,似乎與現實有關,但其中的“現實”生活場景,也只是演繹快感體驗的情景而已,按照“真實性”標準去反映現實生活,并非網絡文學的強項。作者認為,快感與美感體驗,是人類生命活動的基本需求,也是網絡文學生存發展的立足點,“所以,快感與美感標準,應該是網絡文學批評的基礎性標準。”能否為讀者提供強烈、鮮明的快感與美感體驗,讀者是否愿意代入主人公,是網絡文學作品成敗的關鍵,也是最為重要的接受反應效果評價。于是,能否對作品提供快感美感體驗的狀態與功能、對讀者接受反映的審美活動進行研究,便成為貼近創作實際的評論工作。[3]李朝全《建立客觀公正的網絡文學評價體系》一文則提出:“網絡文學是網絡與文學的結合體,因此,評價網絡文學,首先要運用文學的標準、小說的標準。文學的藝術性、思想性、審美觀賞性,語言的特點與敘事的風格,表現人性的深度與人文色彩,這些評價標準同樣適用于網絡文學。同時,評價網絡文學還有其特殊性標準,這是由網絡文學的網絡屬性和特質決定的。由于是借助網絡這一平臺進行即時創作、傳播和閱讀,網絡文學因此具有便捷性、互動性、流傳性等特征,傳播力和轉化力都很強。誠如有關專家所言,網絡文學創作需要遵循滿足讀者閱讀快感原則,符合‘多巴胺原理’,角色可代入性等。這些規則或原理,便是評價網絡文學的特殊標準。”[4]

        這些觀點各具特點且各有側重,對網絡文學批評標準的設定有較強的借鑒和參考價值。比如評價網絡文學應當有正確的思想價值取向,有起碼的社會責任、基本的法理和道德底線,應當有高雅的審美趣味取向,作為網絡時代的大眾文學,評價網絡文學還應該有快感與美感標準,好的網絡作品尤其是網絡小說應該滿足讀者閱讀快感原則,讓欣賞者產生角色可代入性等等,這些都是在網絡文學批評標準中需要堅持的。在筆者看來,網絡文學既然是“文學”,評價它就仍然少不了文學的標準,如思想性、藝術性相統一,真善美相一致,歷史的標準與美學的標準不可或缺等等。但網絡文學不僅是文學,還是“網絡文學”,有“網絡”的技術元素,計算機網絡技術不僅是網絡文學的媒介和載體,也是它本體存在的基本依托,在設立批評標準時不能不考慮網絡文學的技術維度。不僅如此,與傳統紙質書寫印刷文學相比,網絡文學對讀者、對市場的依存度更高,商業價值、產業體量、讀者消費的市場化指數是衡量網絡文學重要的價值要素。因而,在設置網絡文學批評標準時,除了傳統的批評標準外,“網絡性”(技術維度)、“商業性”(市場維度)是不能忽視的元素,這兩個評價尺度不僅決定著網絡文學的傳播度,也直接影響著網絡作品的價值大小和存在意義。

        二、網絡文學批評原則的設定

        網絡文學批評有別于傳統批評的不同點在于其所遵循的原則有所區別,這與網絡文學的功能和特點有關。如《網絡文學對文學批評理論的挑戰》一文提出,網絡文學的批評原則應該取決于網絡文學的功能,網絡介入了文學生產從遣詞造句到發行傳播的全過程,所引發的問題也最為突出。例如,第一,從網絡文學的書寫對象來說,它不在意描寫廣闊的社會生活和一個民族縱深的歷史性命運,也不執意思考哲學原點的人文性問題;第二,網絡文學的功能發生了變化,傳統的文學不僅是為了抒發個人的一己情懷,作家還常常有為國家和民族言說的欲望,所以,一般是借助描寫廣闊的社會生活和歷史,曲折地傳達自己對世道人生的體察認知和對于人性豐富性的終極關懷。與之相比,時下的網絡文學書寫往往是個人的成長與奮斗或異域生活的“打怪升級”,主要功能是泄導人們的心理淤積,以故事化的感性代入使讀者獲得某種愉悅性的心理滿足;第三,從文學形態來看,網絡文學個人化特性凸顯,形成了許多個人傾訴式的文學形態。故而,網絡文學的批評原則和標準是應該有別于傳統紙媒的文學批評原則和標準的,這主要表現為:一是虛擬空間與物理空間的關系及民族文化認同問題;二是網絡文學與傳統文學的關系與批評原則確定問題等。正如網絡的虛擬空間與物理空間存在的民族國家有一定的相關性一樣,網絡文學與傳統文學的關系也是一個在文學批評原則中值得思考的問題,因為網絡文學與傳統文學具有血肉相連的關系畢竟是一個客觀事實,二者之間的傳承與創新是繞不開的話題;三是網絡文學的批評原則與傳統文學批評原則的同構問題,因為既然確認了網絡文學的“文學”本質,就必然涉及到文學批評的原則如何確立、堅守什么樣的原則去從事批評、是否應該制定某種適用于網絡文學的批評原則等問題。此外,還有超文本網絡文學對既有文學理論和傳統批評原則的挑戰問題。[5]如此看來,評價網絡文學絕不是提出幾條標準那么簡單,而需要從這一文學的特質及其與傳統、與技術、與時代等多重關聯中確立起一定的適配原則,并在實踐中逐步探索其評價標準的可行性。為此,有專家提出了網絡文學“精神能量與價值弘揚”問題。如資深學者黃鳴奮先生認為,文學記錄了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一個時代的精神歷史,以“正能量”推動民族、國家和時代不斷前行,因而值得珍重。網絡文學的正能量敘事和文學的優良傳統一脈相承;網絡文學不應只順應網絡平臺的增值沖動、擴容沖動、營利沖動,沒有文化作基礎,轟動效應很快就會被忘卻,熱點很快就會冷卻;網絡文學畢竟是文學,無法摒棄審美表達和價值闡述,且因為技術的應用,這種表達和闡述廣為傳播,對網絡文學所蘊含的“精神能量”,我們不能無視。“盡管網絡文學更看好轟動效應、熱點排行,但如果沒有根性的文化作為基礎,轟動效應很快就會被忘卻,熱點很快就會冷卻。顯然,網絡文學不能只是為轟動效應所左右,為小圈子所局限,為碎片所目眩,而要向著文體建構自覺努力,向著世道人心的精神建構自覺努力。”[6]這涉及到網絡文學批評原則的“精神植根”問題,是我們在秉持網絡文學批評原則時尤其需要遵循的價值范式。

        說到底,網絡文學的批評原則是一個堅守文學的人文價值問題,即解決好網絡文學的意義承擔和主體責任,而文學的意義承擔的實質,在于是否擁有一種堅挺的精神,無以回避的人文底色將是它的邏各斯原點。盡管較之于傳統文學,網絡文學添加了技術含量和游戲色彩,技術裝置更大限度地制約了文學的“出場”,文學存在被交付給了電子技術的硬件和軟件。然而,媒介和載體變了,文學的創作手段和傳播方式變了,甚至文本的構成形態和作品的功能模式也變了,但文學作為一種審美現象的價值命意沒有變,文學作為人類把握世界的藝術方式沒有變,文學寄寓人文精神、承載人道情懷、表征人性希冀的價值本體沒有變也不會變。人類把文學送進網絡,不是要在此演繹工具理性,而是在一個新的場域里尋求“詩意地棲居”方式,運用技術手段來建構人文價值理性,實現如哈桑所說的“讓我們的精神沙漠多增添一點生命的綠意”。其主要表現為:開啟藝術民主、表征生命自由、調適堅守生態、重塑人文信仰等。“只有讓網絡文學擁有人文精神的底氣和骨力,撐起這樣的情懷和道義,這種文學才可能真正走進一個歷史的節點,贏得文學史的尊重。這是網絡文學人文原道中最基本的本體論價值。”[7]人文底色和價值承擔正是網絡文學批評應該堅守的最基本的價值原則。

      作者簡介

      姓名:歐陽友權 工作單位:中南大學文學院

      職稱: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大哥电影网的伦理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