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ja150"></ol>

      <optgroup id="ja150"><li id="ja150"><del id="ja150"></del></li></optgroup>

    1. <strong id="ja150"></strong>
    2.  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基地 >> 基地動態
      推動中國與大洋洲國家共建一帶一路
      2019年08月06日 11:0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向明華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取得了巨大成功。到2019年3月底,中國已與125個國家和29個國際組織簽署了173份“一帶一路”合作文件,遍布歐洲、亞洲、非洲、大洋洲、拉丁美洲。其中,“一帶一路”南向延伸大洋洲的發展勢頭良好,已經與新西蘭、巴布亞新幾內亞、密克羅尼西亞聯邦、庫克群島、湯加、薩摩亞、斐濟、瓦努阿圖等簽署了多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協議。在與大洋洲一些國家共建“一帶一路”的過程中,我們也發現了一些實際的問題和困難,急需進一步加以解決,從而提高“一帶一路”建設成效,促進中國與大洋洲國家的經貿合作關系。

        中國在同大洋洲相關國家加強共建“一帶一路”的過程中,面臨的問題主要有以下幾方面。一是需要提高部分大洋洲國家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積極性。雖然“一帶一路”倡議聚焦于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旨在為各國實現共同發展提供平臺,但個別大洋洲國家受一些西方國家制造的“債務陷阱外交”“輸出過剩產能”“掠奪原材料”等負面論調的影響,對于“一帶一路”倡議能否以及能多大程度增進本地區的發展利益和福祉懷有疑慮。例如,2018年10月18日,在中國法學會于廣東外語外貿大學主辦的首屆“中國—大洋洲法治論壇”上,參加論壇的一些大洋洲國家的官員雖然表示不會理會上述負面論調,但也反映出了對“一帶一路”倡議的態度。二是中國商品、投資“走進”大洋洲時面臨諸多現實法律難題。大洋洲諸國氣候宜人、海灘優良,漁業、林業、能源、礦產和土地資源豐富,在農牧業、漁業、旅游等方面具有優勢,但大多存在基礎設施匱乏,經濟發展方式粗放、水平較低,開發資金和技術不足等問題,因而中國與大洋洲各國在基礎設施建設、自然資源開發利用、休閑旅游及共同應對氣候變化等領域,存在廣闊合作空間與發展潛力。但同時出現的問題是,中國商品和投資在“走進”大洋洲國家的過程中,在外資安全審查、勞動社保、環境保護、行政與司法協助、爭端解決等眾多領域存在法律服務供給不足、維權難等諸多法律風險和法律障礙。如在外資安全審查方面,盡管中國投資大洋洲的需求旺盛,但部分中國投資者在投資合同談判、訂立及履行過程中,因對東道國外資準入及外資安全審查制度等方面的了解程度不夠,致使企業經營面臨困難,甚至引發巨額訴爭。在行政或司法協助方面,無論是行政或司法文書的域外送達、域外調查取證、域外行政代執行或外國法律查明,還是管轄權沖突解決、外國民商事裁決的承認與執行等,中國與絕大多數大洋洲國家未簽訂相應多邊或雙邊條約。在民商事爭端解決實操方面,中國與大洋洲國家之間也存在合作平臺單一、高素質人才緊缺等問題。

        良好的法治合作是經貿合作順利開展的前提條件。中國與大洋洲各國之間的法治合作發展不平衡、不完善是導致上述問題的主要原因。具體來說,一是中國與大洋洲各國政府間的合作亟待提升,目前我們與有關國家簽署的多是有關貿易投資合作的諒解備忘錄,約束力有限;二是中國學界對大洋洲國家法律制度的研究不夠充分,中國方案和中國聲音尚未被有效傳播和接受。相比較而言,中國與澳大利亞、新西蘭在官方、學界與實務界等不同層面,建立了相對密切的法治交流與合作機制,而與其他大洋洲國家之間無論是在雙邊或區域性政府間法治合作,還是在相關的學術研究與合作交流等領域,均存在明顯不足甚至空白。這在客觀上增加了中國與相關國家開展深層次經貿與法治合作的難度。法治合作與法律服務供給不足,勢必影響各方拓展“一帶一路”經貿合作的信心和決心,也會影響中國商人和企業在大洋洲各國的切身利益。為此,我們可從以下幾方面加強經貿與法治合作。

        第一,以共贏爭取支持,確保共商共建共享原則全面落實。“一帶一路”倡議順應了全球治理體系變革的內在要求,是調整和改革現有全球治理體系的重要實踐,具有高度的開放性和互利性,足以包容多層次的發展水平、多維度的發展訴求和多樣化的發展議題。“一帶一路”共建過程中要充分尊重和保障各國的話語權,使各國平等對話和充分磋商,切實實現共商共建共享。就“共商”而言,在確定具體建設項目之前,應充分調研東道國的政治經濟文化情況,盡量做好多邊協商工作。如投資大洋洲一些國家時,宜同時加強與澳大利亞、新西蘭等相關國家的溝通與協商,充分考慮和尊重他們之間的傳統關系。就“共建”而言,宜將“一帶一路”倡議主動與大洋洲各國的發展戰略與發展規劃對接,謀求共同發展。就“共享”而言,可通過合作、合資等方式,與澳、新企業或相關東道國的企業結成利益共同體,充分利用當地各種社會資源,減少矛盾沖突,以營造和諧穩定的經貿合作環境。

        第二,用合作爭取信任,推動建立更穩定更全面的法治與經貿合作關系。首先,中國可以加速推進與大洋洲各國的政府間法治與經貿合作,在現行“一帶一路”合作備忘錄等文件的基礎上,優先在貿易便利化、投資便利化、稅收行政合作、行政或司法協助等方面,與大洋洲各國簽署相應合作條約,增強合作的穩定性、可預見性和可操作性。如可以與瓦努阿圖共和國簽署國際稅收合作或稅收情報交換協定,防范國際偷漏逃稅。其次,加速推進各國法學、經貿等方面的學術交流和合作,重點圍繞外資準入、安全審查、企業合規經營、勞動保障、環境保護、企業社會責任、行政與司法協助、爭端解決機制等問題,組織相關學者、專家開展學術研究,探討法治與經貿合作的具體路徑與實施方案。再次,加強中國法學會“中國—大洋洲法治論壇”及其他學術交流平臺的建設,建立常態化工作機制,以積極回應中國及大洋洲國家對“一帶一路”倡議的關切,協助解決實際問題。最后,鼓勵中國法學、經貿等各界廣泛深入地參與大洋洲國家舉辦的各類交流活動,利用重要國際場合講好中國故事、傳播中國聲音,增強各方對“一帶一路”倡議的信心。

        第三,用服務保障建設,推動完善法律服務體系。首先,倡導、推動各國法學法律界合作建設“一帶一路”法治智庫,為各國政府研判形勢、評估需求、完善政策、開展合作提供決策咨詢。其次,推動各國相互開放國內法律服務市場,逐步實現法律執業資質互認,建立外國法查明、域外取證與送達等專業合作關系,實現雙方法律服務資源的有效配置。再次,中國應加強法律信息服務,組織翻譯并編印大洋洲各國法律制度及法律服務資料,建立相應的法律服務數據庫。最后,政府應推動高校、研究機構和行業協會之間的合作,整合優秀人才和資源,建立“產學研”機制,培育高端法律服務人才,幫助跨國經營者在“走出去”前事先收集必要信息,充分評估相應的商業、法律和政治風險;在“走進去”后合規經營,積極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盡快融入當地社會,真正與大洋洲國家展開共商共建共享合作。

       

        (作者系廣東外語外貿大學法學院教授、廣東省法學會法治研究基地“走出去”戰略下涉外法律研究服務中心常務副主任)

      作者簡介

      姓名:向明華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大哥电影网的伦理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