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ja150"></ol>

      <optgroup id="ja150"><li id="ja150"><del id="ja150"></del></li></optgroup>

    1. <strong id="ja150"></strong>
    2.  首頁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基金項目
      改土歸流與川東南土家族漢文詩的繁榮
      2019年08月06日 10:5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丁志軍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清乾隆元年(1736),朝廷借酉陽土司冉元齡二子爭襲之機,一舉廢除川東南土司制度,設酉陽直隸州,轄秀山、彭水、黔江三縣(今屬重慶),知州由流官擔任。清廷的改流政策,意在推行漢文化,維護民族地區的穩定,但卻在土家族漢文詩創作領域綻放出“意外之花”。川東南土家族的漢文詩創作,從作家數量、作品數量、詩歌體式、作品質量上衡量,于改土歸流后均呈現出繁榮局面,在西南民族地區尤具典型性。本文雖以川東南為例,探討改土歸流對土家族文人漢文詩創作的促進作用,但這種促進作用在清代西南少數民族地區卻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一個區域或族群文學創作的繁榮,與當地文化、文學生態的健康密不可分,川東南土家族文人漢文詩創作走向繁榮,得益于改土歸流的后續效應所促成的全新文學生態的形成。

        首先,改土歸流消解了川東南土司家族的特權,土家族平民子弟得以接受漢文詩創作的系統化教育,為土家族詩人群體的形成奠定了基礎。

        改土歸流以前,川東南土司統治地區主要推行司學,司學的主要功能在于強制土司子弟接受漢文化教育,同時,統治者將司學中的優秀者選入國子監學習,以培養符合朝廷政治需要的土司繼承人。如此,則司學實際上成為土司子弟的教育機構,將平民子弟排除在外。改土歸流打破了土司家族在文化、教育領域的壟斷局面。就酉陽直隸州而言,改土歸流以后,州內很快設立酉陽州學及秀山、彭水、黔江縣學等官學,面向當地的平民子弟。教育需求的增加又催生了當地私學(包括私塾和書院)的發展,從而在教育領域形成了從私學到官學、從啟蒙教育到中高等教育的完整體系,與漢族地區無異。詩歌創作是清代科舉考試的必考內容,因而在清代的私塾教育中,生童一般在完成基本的識字教育后,便開始“習對”,繼而學習詩歌創作。至參加科舉考試前,生童需要具備創作一首完整詩歌的能力。在清代乾嘉以來的川東南地區,大量土家族詩人以辦私塾、充塾師為業,形成了具有相當規模的塾師群體。這種私塾教育和接受常態化詩歌創作訓練的土家族子弟,為土家族詩人群體的形成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其次,工詩文的酉陽流官多成為土家族詩壇領袖,以他們為中心、極具創作熱情的土家族詩人群,在漢文詩創作的量和質上均有大幅提升。

        據《同治增修酉陽直隸州總志》卷十六記載,在同治以前入主酉陽直隸州的流官中,成為當地土家族詩壇領袖的知州,主要有李光塽(爽卿)、吳大勛、羅升棓、趙藩等人。李光塽,福建安溪人,李光地之弟,他對川東南文風丕變有直接影響,而且與川東南本土詩人有諸多唱和,由此形成以他為中心的酉陽“詩友”群。吳大勛,江蘇青浦人,其取士導向明顯重詩文創作能力,使得他身邊很快形成了一個長于吟詠的土家族文人群體。羅升棓,廣東陽春人,搜集、整理和主持刻印酉陽宿儒田世醇的詩集《臥云小草》,與酉陽詩壇才俊過從甚密,建立了以他為中心的“詩友”關系網絡。趙藩,云南劍川人,在任期間與酉陽詩壇大將陳汝燮過從甚密,并著意提攜土家族后進詩人。當然,對川東南土家族文人的漢文詩創作有推動作用的流官遠不止上述四人。總之,這些入主酉陽的流官,多來自人文鼎盛地區,通過他們的提攜與引領,川東南從事漢文詩創作的土家族詩人越來越多,漢文詩數量大增,詩歌整體水平明顯提升。

        再次,改土歸流解除了人口流動限制,為土家族詩人跨區域、跨族群的詩友關系網絡的建立和詩歌創作交流創造了條件,在推動土家族詩人漢文詩創作水平整體提升的基礎上,還催生了一些以詩名家的著名詩人。

        土司統治時期,朝廷有“蠻不出峒,漢不入境”的禁令,使得川東南土司統轄地區土家族詩人不得出境,外來漢人不得落業,極大地阻礙了本土詩人與外界主流詩壇的交流。改土歸流以后,禁令得以解除,川東南土家族詩人在漢文詩創作領域開始走向跨區域、跨族群的交流。這種交流的途徑主要有兩種。一是中東部移民的進入促進文化交流。改土歸流后,中東部移民落業川東南的情形,在乾嘉時期變得十分普遍,移民帶來人文興盛地區的文化基因,通過教育、通婚等紐帶,實現與土著居民的交流。以江西移民周卜熊為例,周本江西高安人,乾隆末隨父落業酉陽,周通過高安原籍的交游網,與江右名士彭元瑞產生交集,而彭元瑞則與當時的詩壇名宿袁枚關系匪淺。通過周卜熊這一紐帶,川東南土家族詩人田世醇得以與袁枚產生交集,而田經畬則吸收了袁枚的詩學主張。二是川東南土家族詩人通過游幕、做官等途徑“走出去”,建立跨區域的詩友關系,從而進入主流詩壇。以黔江土家詩人陳景星為例,他先后與易佩紳、易順鼎、黎汝謙、陳夔龍、王闿運等當時被視為詩壇主流甚至核心人物的交往,對其自身詩歌創作產生較大影響。清末民初孫雄所編《道咸同光四朝詩史》錄陳景星詩8首,并有小傳,可從側面看出陳景星的詩歌創作水平已得到主流詩壇的認同。

        綜上所述,改土歸流這一民族政策全面顛覆了川東南既有的囿于一隅、以冉氏土司家族代際傳承為特征的文學生態。土家族平民子弟廣泛參與漢文詩創作,形成自覺意識,并與外界主流詩壇產生密切聯系,在此基礎上形成的新的文學生態,極大促進了這一地區土家族文人漢文詩創作的繁榮。值得注意的是,在促進民族文化融合的方式上,借助文學創作,促進少數民族文人對漢文學(尤其是漢文詩)審美的認同與接受,相對于利用儒家典籍進行社會教化而言,或許更具深遠意義。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古代西南少數民族漢語詩文集叢刊”(17ZDA262)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湖北民族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丁志軍 工作單位:湖北民族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

      課題: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古代西南少數民族漢語詩文集叢刊”(17ZDA262)階段性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大哥电影网的伦理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