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ja150"></ol>

      <optgroup id="ja150"><li id="ja150"><del id="ja150"></del></li></optgroup>

    1. <strong id="ja150"></strong>
    2.  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東 >> 學術講壇
      [觀點]如何講好上海老物件的故事
      2019年08月05日 10:50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吳越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記者 吳越

        近年來,設計界迎來了懷舊和復古的風潮,紛紛推出向老物件致敬的新設計。同時,不少老品牌、老字號試圖強勢回歸,玩跨界、玩聯名,不時引爆網絡。

        但由此也引發了熱議:如今,我們應該如何看待這些老物件,講好它們的故事?在設計越來越受到重視的當下,如何發揮設計的力量,助力老品牌以更主動、更輕盈的姿態面向市場、走向年輕一代,擦亮“上海購物”品牌?

        前不久,靜安區圖書館以“父輩的設計”為主題,展出了51件與市民生活相關的老物件。上月,上海當代藝術館藝術亭臺又迎來了“閱讀城市——上海風景南京路”展覽,30余件上世紀60至80年代被帶往全國各地的上海貨,得到市民、游客的齊齊點贊。解放周一記者專訪了上述兩個展覽的策展人之一、平面設計師姜慶共,傾聽他心目中上海老物件的“重生之路”。

        老物件的設計背后

        是審美、情感和流動的歷史

        解放周一:您是長期關注城市文化的“老上海”,這次怎么想到要辦上海老物件的展覽?

        姜慶共:這可以溯回到我2009年剛開始做《上海字記——百年漢字設計檔案》時。我一直從事平面設計工作,對視覺角度比較敏感,當時為了研究字體設計查閱了很多資料,發現其中的插圖也很值得研究。于是,我按照兒童、科學、商業和文學這四大類開始搜尋20世紀的上海插圖。隨后,我發現很多商業插圖其實是印在物件和產品上的,這引發了我對老物件的關注。

        我希望通過收集老物件來呈現20世紀上海平面設計和產品設計的基本情況。而在此過程中,我產生了一個疑問,“我收集的這些東西,是大家都覺得重要的嗎?”進而,我有了辦展的想法。我想先把這些人們日常生活中用得到的老物件以展覽的形式“甩”出來,看看觀眾的反應和反饋,再決定進一步要關注什么。

        解放周一:已經展出的81件展品種類非常豐富,幾乎涵蓋了人們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最初是怎么確定這些展品的,策展思路是什么?

        姜慶共:我了解到有學者也在關注這些老物件,并從工業設計發展史的角度進行梳理。但我是想做一個普及讀物,角度不那么學術,卻更貼近人們的日常生活。收集的時候,我第一是關注視覺,譬如這個產品的造型如何,平面設計的構圖好不好;其次,是看這個產品的設計是否反映了時代特征,對當時社會是否產生了影響;還有,就是看這個設計背后有沒有情感。雖說這些老物件很多屬于單位創作,并不屬于個人,但我們還是能看出設計師想要表達的情感。也就是說,這些設計不是生硬的,而是有審美和感情的。

        解放周一:可否舉例談談?

        姜慶共:比方說,光明牌精白粉雞蛋面包的包裝紙,這應該是一個上世紀60到70年代的設計。無論是畫面中人物的造型還是背景的藍色天空和水面的配色,又或是曲線的花體英文字設計,都讓人覺得非常美,同時又令觀者精神振奮。這種面包很多老一輩的人吃過,當時大家叫它“枕頭面包”。以前學校春游,家庭條件好一些的同學就會帶這個面包。它是承載著一代人童年記憶的設計。

        又比如,上海牌水粉畫顏料的包裝盒,大約是上世紀70年代的設計。這種由當時的上海美術顏料廠生產的顏料,延續至今日,成了上海人耳熟能詳的馬利牌。很多學過畫畫的人一看到這個盒子,就覺得非常親切。雖然現在的顏料盒包裝結構和字體都改掉了,但上面的兩朵月季花一直保留著。用花卉來表現色彩之美,來傳遞一盒顏料背后的巧心思,現在看來還是很美的。

        對于這些設計,書籍設計師呂敬人老師道出了我的想法。他說:“插圖成為歷史的見證者。這些圖不僅以其優美、生動的畫面為人共饗,人們還通過這些畫面直觀地感覺在每一個特定的社會環境下,畫家們把握人物、場景的功力,文字用詞的語境,時代文化的索求……管窺一條流動的歷史線,可以讓今人加深對社會變遷的理解和記憶。反過來,優秀的插圖,也能深深吸引人們去感受畫家們這一社會行為是如何促進詩意生活的功能與價值。”

        上海設計、上海制造曾經為何能夠引領全國

        解放周一:曾經的“上海制造”全國聞名,南京路更是引領時尚的購物目的地。“閱讀城市——上海風景南京路”一展的導語,也提到“上世紀60至80年代的上海貨,很多都是從南京路被帶往全國各地,同時也帶去了上海設計及生活方式。”在您收集的展品中,這一點是否有所體現?

        姜慶共:這次在南京路展出的30余件展品中,有18件是從重慶、遼寧、新疆等地收來的。大家一直都說上海設計、上海制造遠銷各地,佐證是什么?這就是。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有一件上世紀60年代設計的塑料花籃,是我們借來的展品,它的主人是一位當時從上海出發到遼寧建設石油工業的老人,名叫武寶生。今年5月,曾有滬上媒體向讀者征集老物件的線索。武寶生老人看到后很激動,輾轉聯系到了我們,說自己當年離開上海前,專門到南京路買了兩個熱水瓶帶走,用到現在還沒壞。當時,他還在國際飯店旁邊的上海工藝美術用品服務部購買了一個塑料花籃,亦保存至今。征求對方同意之后,我們把這個花籃從遼寧借過來展出。

        解放周一:在您看來,當時,上海的審美和生活方式為何能夠引領全國?

        姜慶共:我曾梳理1953年至1983年上海成立的、與美術設計相關的教育機構和公司。結果發現,這些美專、美院以及輕工業學校、印刷學校在內的教育力量,對于提升上海的設計水平和老百姓的審美水準發揮了重要作用。與此同時,無論是當年的玩具廠、手表廠,還是口琴廠、金筆廠,這些工廠的技術小組都在積極地探索,用他們的各種研究和試驗豐富著當時的上海產品設計和制造。比如,這次展出的葵花牌盒式錄音機就是由上海玩具元件廠生產的。這些廠的貢獻不能被抹去。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當年上海支內、插隊到全國各地去了很多人。我記得,我父親的5個兄弟姐妹就分別去了新疆、廣西、貴州和山東。這批人到了那里,也把大量的上海產品和上海生活方式帶了過去,慢慢地就在當地傳播開來。回上海的時候,很多當地人都會列張單子,請他們幫忙帶一些上海的衣服、鞋子和日用品。等到改革開放之后,隨著出門旅游的人多了起來,全國各地的人也就直接到上海南京路來購物了。

        在研究過程中,其實我也有個遺憾:人們似乎過于關注上海,而忽略了國內其他地方的設計。比方說,我想查閱在上海推出一個設計或者產品時,同時期的北京、廣州有些什么創新?可惜的是,我暫時還查不到這樣的資料。中國幅員如此遼闊,如果各地研究者都能好好地梳理自己所在地域的設計史,那人們對老物件及其文化價值的認知才會更豐富、多元、完整。

        設計帶有強烈的本土文化印記無法隨意國際化

        解放周一:如今,復古和懷舊似乎成了一種潮流,關于老物件的展覽不少。您是否有所關注?

        姜慶共:對。這兩年我看過很多此類題材各種規模的展覽,很熱鬧,觀眾看到這些老物件也很容易興奮。但我個人對這樣一類展覽總是不太滿意:它們對于老物件的呈現方式比較布景化,除了把舊物搜集起來放在那里,什么信息都沒有提供;觀眾看完之后,除了發個朋友圈,似乎什么都沒留下。

        當然,策展方要提供相關背景信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在整理老物件時也發現,找到物件的設計者特別難,因為這些物品上一般不會印上設計者的姓名,生產廠商后來也會因為歷史沿革發生很多變動。但當年他們所做的這些產品設計和平面設計,其實是為所在城市做了貢獻的。如果找不到他們是誰,是非常遺憾的。這也促使我在展覽主題中提出了問題——誰的設計?我希望通過這個展覽,讓更多人一起加入尋找的隊伍,把當年的設計者找出來,把他們設計背后的故事更完整地講述出來。

        現在“策展”這個詞很熱,策展人也越來越多,但策展工作到底意味著什么?我想,從某種意義上說,策展人從事的也是種“編輯”工作——這些展品到底是什么來歷,哪個年份生產,有什么特點和時代特征,都需細細梳理。也許,回答好了這些問題,我們才算真正了解了上海老物件,才能真正講好它們的故事。

        解放周一:近年來,從故宮文創到一些老品牌、老字號的跨界合作,引發了關注,也讓很多一度沉寂的品牌重新“翻紅”。對于老品牌、老字號如何以更主動、更年輕化的姿態重回舞臺,您有何建議?

        姜慶共:目前有一些老品牌復興和跨界合作,讓人感覺是快閃似的營銷,噱頭大,但設計不扎實,收割一波點贊就跑了,未必是出于長久考慮。這種模式也許現在行得通,但過個兩三年,大家熱鬧都湊夠了,也會覺得疲憊、乏善可陳。

        真的要復興,就必須請到優秀的設計師,根據品牌的歷史、文化和特色,慢慢研究、扎實設計。這其實對廠家的檔案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我瀏覽過一些老品牌的官方網站,對于自己的歷史梳理得并不清楚。我手頭有好幾套關于上海制造品牌的書,對一些品牌的發展史也不乏“各說各話”的情況,讓人不知道聽誰的。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與此同時,品牌廠商應該意識到,設計是帶有強烈的本土文化印記的,且這種記號無法隨意國際化。之前,曾有某知名老品牌邀請一位法國著名設計師做了新的形象設計,結果做出來的東西大家一看,哪里還有記憶中熟悉的影子,根本認不出來。事實上,每個地區都有本地區的特色,到另一個地方又會有不同的印記。就像一些國際知名出版社如果在倫敦和紐約分別出版同一本書,封面設計一定會有所不同,會根據當地的受眾和文化特色,請當地設計師來操刀。我們也必須在設計中體現本土文化特質。

        解放周一:不用迷信大牌和國際知名度?

        姜慶共:不用。我們的老品牌本身就是大牌,還要迷信什么?迷信是缺乏文化自信的一種表現。

        現在有些年輕設計師特別推崇國外的設計,我認為欣賞和學習國外優秀設計沒問題,但看了以后再激動,那也是人家的東西。設計師要有自己的思想,要從文化角度思考如何在設計中保持和體現自己的地域性。如果做的是上海設計,那么人們看了以后能不能從中感受到上海特色,就非常重要。

        另外,設計師也不能盲目依賴電腦和網上的素材。要搞清楚,電腦只不過是幫助我們完成設計的工具,它本身是不會幫人去做設計的。

        解放周一:有人說,相比于過去,現在人們越來越崇尚設計的力量,設計師也普遍受到尊重。您怎么看?

        姜慶共:的確,社會上有關設計的討論越來越多,設計改變生活的理念也逐漸深入人心。但我認為,設計的作用還沒有被完全認識到。比如,現在很多公共產品、公共圖標的字體、式樣和顏色的設計都沒有經過精心設計,缺乏質感和說服力。

        同時,在有些方面,我們也不能高估設計師的作用。比方說街道設計,不能光設計師說了算,應該由政府部門、居民、設計師以及社會學、人類學相關的專家一同參與進來。在一些注重城市設計和公眾參與的國家,優秀的街道設計,大都源于設計師前期花了大量時間深入社區生活。沒有對當地生活的深度參與與感受,做不出接地氣的設計。

        ◇鏈接◇

        這些經典老物件,你認得嗎

        在弄堂口買一支奶油雪糕,約鄰居、朋友到活動室的乒乓球桌來上兩局……在上海,很多市民都有過類似的生活記憶。

        隨著時間的流逝,有些老品牌、老物件依然可以在市面上覓得,有些卻已經逐漸消失在人海茫茫之中。如今,其中一些曾陪伴幾代上海市民、給大家帶來喜悅與歡樂的老物件“重出江湖”,以展覽的形式與人們再度相見。

        但是,由于種種原因,不少物件當年由誰設計、從產品設計到包裝設計經歷了怎樣的醞釀過程……這些對回溯、梳理上海制造觀念史、上海產品設計史非常關鍵的問題,暫時還沒有找到答案。

        此前,姜慶共通過媒體報道等多種渠道找到了一些老物件的設計者和設計背后的故事。但他的核實與尋訪之旅仍在繼續(部分物品線索如右圖所示),老物件的故事等待著今天的我們去續篇。

      作者簡介

      姓名:吳越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大哥电影网的伦理影片